crosshand

无内容

What was the start of all this?
When did the cogs of fate begin to turn?

Perhaps it is impossible to grasp that answer now,
From deep within the flow of time...

But, for a certainty, back then,
We loved so many, yet hated so much,
We hurt others and were hurt ourselves...

Yet even then we ran like the wind
Whilst our laughter echoed,
Under cerulean skies...
crosshand

纠缠

Kanon说:我终于了解,直到前两个星期,我依旧还是在纠缠。
我说:恭喜恭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感情到了纠缠的份,那基本已经不再是感情了,已经成了冤孽。
纠缠的人觉得我是世上最苦的情种我的诚挚比天高我的真情似海深。
而被纠缠的那位定会觉得请你和我随时保持三公里公共距离永远别再见面别打电话别发短信别发邮件别寄包裹别再叫我的名字别再说你爱我爱到骨头里别再说想我想得流口水别再认得出我是谁如果你实在能认出我情愿被人打得连我妈都认不出也不要让你认出我是谁。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我看不亲自都体会一遍是比较难体会得到的。 当然,一般但凡有一些自尊心的人是不削屈尊去纠缠迁就别人的。 不过等有了感情,除非你是永远高昂着头昂到脖子扭伤而低不下来的大公鸡,否则,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钻牛角尖,因为行为和目的并不在一条直线上。 倒不是说多数人缺乏智慧,只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好说不好做的。 <<天龙八部>>里的蒸笼棋局不也是要先自噬一步才能看到一片新的天地么,所以一味地猪突猛进只会让自己的价值持续下降,直到降到跌破谷底,跌到别人都当你犯贱,看到你讨厌,朋友都不愿理你。 这样的地步,没有人希望看见的。

对于一些无法改变的现实和无法实现的目标,也许可以尝试把它变成自己一个人的故事。 既不用继续纠缠,也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可爱一些,更可以保存一份的确真挚的东西。 无聊时回味一下打发时间,间或露出一些WS的笑容,何乐而不为?
crosshand

宗教

前两天和朋友玩拱猪的时候无意中说到了宗教。

我几乎从未有过任何的宗教。 曾经一段时期以为自己信了佛,胸口挂着开过光的玉器,周末清早和朋友一起空腹烧香拜佛。 然而当在寺庙里的无意玩笑被厉声喝止后,让我察觉到自己的态度其实和善男信女的基本标准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许的愿望并没有得到实现,甚至于,我连自己曾经许过什么愿都已经相当得模糊。 所以,与其没有诚意的相信,不如不要相信。 于是,从此以后,我选择再没有信过任何时髦的宗教。

但是,这并不是说传统宗教的影响是可以轻易抹消的。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曾经听过这样的话:有些事情是不可全信,不可不信的。 我不否认,自己本身也存在着这样的思想。对于宇宙的未知以及自身的渺小和人类历史上数次的想当然,有这种迷惑的想法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又是这种想法却正是我这样的人软弱的根源。 呵呵,与其没有诚意的不相信,不如不要不相信。 于是,这个结论让我觉得自己傻B了。

我没有认真地研究过任何一种宗教,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宗教都是社会职责规范以及小团体的衍生产物。 说简单一些,其本意和宗旨是形成一个特定的团体或组织并在其中加入特别的道德观,世界观,以及价值观等各种观点以达到更好地使人与人为善并且可以探求生命更深层次的意义。 即使当初真的有高于人类的智慧生命的存在,无论是神是外星人或者只是高于一般人类智慧的古代智者。 相信他们的本意都是善良和积极的。 这也是我之所以尊重多数宗教的很大一个原因。 但是人类却又是愚蠢的,或者说狡猾的,或者,狡猾到有些愚蠢的。 宗教在一些时候已经成为了少部分狡猾的头面人物用来控制盲从的信徒们的思维以达到私人目的的有效手段。 又以及,排除异己,如果“神”的本意是友善宽容的,那就不会排除异己。 而如果“神”的本意就是要排除异己的话,那么“神”就违背了全知全能普渡众生一切品质行为全都是美好的这一条基本了。 所以那些大肆宣扬别的宗教就是邪教,不如本教的人必下地狱的狡猾到愚蠢的传教士们的言论,其实证明的不是其他,恰恰是“神”的不存在而已。

当然,我们不能将那些真心感受到“神迹”并渴望将自己的感受与人分享,且以此劝人入教的朋友等同于那些霸道的传教士们。 只不过,这又是一个信的问题。 相对于我这样一个半信半疑的人的脆弱来说,坚信是力量的源泉。 这是一个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也许不能,或者也许我目前看到的所谓科学其实并非科学)宿命论,人类的心理。

心灵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一股念头可以让人的肉体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奥运会上,战场上,濒死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而人的心理又是有迹可寻的一门学问, 随不如基础科学那样1+1 = 2,但是依然是有起因有后果。 (再加之遗传基因对于人能力性格的关键影响,几乎可以说人的一生,的确就是注定的。 你的努力,不是因为你努力,是因为你注定就是会努力 )。 而对于宗教的完全信任,对于神的信任,给了人类自己力量。 这和祥林嫂捐了门槛后特别得精神是一个道理。 我如果把宗教就总结成心理作用四个字,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明天来砸我家大门。 但人类确脆弱如斯,需要去相信别人,别的东西,来给自己力量,给自己借口,给自己理由。 虽然这么说,但是从人类历史来看,这似乎又是必须的。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得到了力量。 因为相对于全知全能的神来说,自身的渺小的确不足以承受自己的相信这股强烈的负担。

那我这种半信半疑的傻B又该何去何从呢,也许某一天,我终究要在两者之间选一个。

我?或者,他?
crosshand

休息,休息一会

From 沥沥马莲和胡CC.

Game rule:Leave your name and:

1. I'll respond with something random about you
2. I'll challenge you to try something
3. I'll pick a color that I associate with you
4. I'll tell you something I like about you
5. I'll tell you my first/clearest memory of you
6. I'll tell you what animal you remind me of
7. I'll ask you something I've always wanted to ask you
8. If I do this for you, you must post this on yours
king

杂记

依旧间或有一些想法,伴随着冲动想要诉诸笔端。 然而每每打开这个网页,敲字的双手又仿佛许多举而不坚的性功能障碍患者一般“焉”了。 这种反反复复的过程,锻炼着我,向着精神阳痿迈进着坚实的步伐。 然而,我终究是有一些恐慌的,30不到的男人便已如此“微软”,那不用多久便会真的不举,真的思维枯竭,那就真的“索泥”了。。所以我想,做人,不能太“索泥”;做人,应该“任天堂”一点。 写不了大作,拼拼凑凑,小打小闹,三言两语总应该还是可以的,没有了新鲜感,我已经快要闻到那股腐臭了的味道。

其一,健康: 好久不见幸运,一见她,便带来了惊人的消息。 高中的丛同学肾衰竭晚期尿毒症并发心脏衰竭,病危通知在短短数日内便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今虽已暂时脱离重症区,然而换肾这个实际问题又落在了浑身的浮肿还尚未完全消除的这位昔日美女的眼前。 作为丛同学死党的幸运同学,亦颇受惊吓,回去后变心肌梗塞发作,吓坏了全家一干人等。 再加上我的肾结石和EVELYN的脑血管惊孪,这28,9岁的大哥大姐们的健康实在让人担心。 奉劝各位,工作还是要适可而止,压力本身已经很大,不要在自寻烦恼, 切勿将太多社会的价值观移植到自己身上。 还是,活得久一点比较好吧。

其二,最终幻想: 这个倒霉游戏出到了正统系列的第12作,前不久作为新鲜人的LILI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 既而又跑来问一些关于系列10的剧情,回答的同时我也重新回顾了这一个我在PS2上第一个接触的游戏。 过去我的评价是中等,现在看来,剧情上应该有更多的加分才是。 FFX最大的缺点是单一的主线剧情和愚蠢的试炼迷宫,多数情况下都是到了一个试炼地,然后进行着几乎相同目的的行为。 比如走迷宫,破机关,打召唤兽,收召唤兽,然后返回。 虽然你可以说,有那个RPG不是这样呢,但是我就是觉得游戏在这方面给人的感觉太过相似了,仿佛把一件事情反复做了4遍,5遍一样。比较容易引起现代人的厌烦情绪。 而FFXII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游戏,系统,甚至于那一望无边的地图和大砂海和与之不甚协调的过少的记录点都没有让我引起任何的不适。 可是FFXII过于不那么幻想的剧情却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实在是不能两全其美。 而且人设也是个问题,除了寡妇,别的都不行啊。 说到这里,我的思维又回到了X。 FFX的结局一定让太多的人产生了怨念,于是有了FFX-2。 而我并没有玩过FFX-2,
原因1: 刚发售的时候并没有购买欲,现在从50刀跌到了15刀,这种腻味的感觉依然存在。
原因2:可操作人物从头到尾是3个女孩,即使其中之一是穿了短裤的Yuna,依旧无法让我摆脱那种当她们是CHARLE‘S ANGELS的恶俗翻版的罪恶想法。 我的方针政策是: 吃饭,要有荤有素; 做爱,要有男有女; 做事,要有松有驰;吵架,要有理有力。 三个女人的时装表演幻想秀我没有兴趣。

然而,人终究是会变的,这两天我突然觉得她们的换装镜头和10多种服饰的搭配似乎对我构成了一种新的诱惑。 我不知道是自己过去的观点过于片面歧视,还是如今对于女人的性趣有了新的突破,又或是借了LILI小朋友的光让我重新又踏进了FFX的世界。 总之等有时间了,还是要玩一玩,这三个女人,演出的,这台戏。
crosshand

好像有点开始老了

昨天我坐在马桶上,用DC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翻转过来欣赏,用一个字形容,“丑”;两个字,“猪头”;三个字,“好残忍”;四个字,“惨不忍睹”。

不用发胶,最原始的发型,油腻的头发;浮肿的脸,不成任何函数形态的胡子在脸部范围这里几根那里几根地肆意生长。

上唇因为遗传基因厚实而上翻,配合唇上不规则未经修饰的胡子,很像刚吃完烤鸡没有来得及擦嘴的墨西哥人。

我突然觉得我的长相好像有一点老了。

云八问非法:“Saga长什么样。”

非法:“就是一个快30岁的男人的样子。” ------- 敷衍版
非法:“不说话的时候挺凶的。” ------- 成见版
非法:“实在谈不上帅,也谈不上酷。” ------- 拙劣版
非法:“胖胖的熊猫。” ------- 拟人版

娃娃脸长了那么久,即使现在觉得有些老相,却也只是老,从脸上看不到任何成熟老练的迹象。

这些年过得很快,96年高中毕业,仿佛也就是在昨天。

只不过当初的好身材现在没有了,当初快捷的反射神经退化了,当初豹的速度,鹰的眼睛,狼的耳朵,熊的力量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抱的速度,淫的眼睛,浪的耳朵和雄的力量。 然后后来在PF的日子还是充满了激情和跃动的神经,离开PF后,那些东西也好像没有了,让我觉得生活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平淡为真谛。

刚才在看<<将爱情进行到底>>,老片子,拍得其实还是挺纯的,徐静蕾当时也很漂亮。 时隔也不算太久,现在却已经差了很多。

果然是自古名将如红颜,不叫人间见白头。 很多人说好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匆匆消失,其实就算经意,也是同样地过,同样的结果。

痛苦的事情倒是需要一件件历数,仿佛拉肚子满街找厕所时对于任何一个非厕所建筑物的态度一样。 还是那句,真是残忍。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crosshand

被点名回答问题就当是放松大脑

问题1:如果看到最爱的人熟睡在自己面前,你会做些什么?[李佴王]
缕她的头发

问题2:写首自己最最喜欢的歌吧,然后写上为什么,要具体点哦^_^[小小的永远]
没最喜欢的,不过如果是喜欢,那一定是百听不厌,比如<<海阔天空>>。

问题3:当你最不知道穿什么颜色的时候,你会选什么颜色啊?
蓝色,黑色

问题4:2005年,你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李佴王]
Spring的Advanced Data Structure没好好念。

问题5: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动感超人,而且还会放动感光波,就是比较丑,那么你会不会维护世界和平?[妖怪的怪]
我可以选择当超人么? 蜘蛛人也行啊,再不成,那就....我是希曼~~~~~~~~~

问题6:曾经有过最被感动的事情是什么?[红豆]
忘记了,大概就是别人对我的好吧。

问题7:比较喜欢爸爸还是妈妈?不许说都喜欢和都不喜欢,还有为啥子呢?[susan]
.......小孩子的问题,真是...

问题8:你最想拥有的5样东西是什么(按想要的程度排序)[zhang13]
健康,智慧,自由,爱人,权力

问题9: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旅游,你会去哪里?(孤独的侠客FX)
始皇帝真正的埋身之处

问题10: 你喜欢(暗恋)的人是谁!(Nicole)
没有

问题11: 如果时间能倒流,你希望回到哪一天?为什么?(Liangziyu)
13岁的某一天,崩坏由那时开始。

问题12:最喜欢的一本书(至少使你很喜欢的书之一)
很少看书,现在。 喜欢的一般都是推理,恐怖之类的,寻求刺激。

问题13:认为自己做过最幼稚的事情是什么?(QingH)
我依旧还是很幼稚,所以无法判断什么更幼稚。

问题14:你最不满意自己身上的哪一点(celia)
拖拉

问题15:有什么埋藏在心中的愿望?说一个就够了(kingkong)
恢复正常的生活

问题16: 如果能让你实现一个愿望...你最想要什么呢?(逊)
恢复正常的生活

问题17:现在你心里在想的是什么?(crazyorange)
恢复正常的生活

问题18:你觉得自己人生做得最成功的和最失败的一件事是什么?(秋色渐浓)
最成功的事情就是似乎找不到什么最失败的事情;
最失败的事情就是同样找不到什么最成功的事情。

问题19:上一次流泪时什么时候?(mirror)
已经忘记了,大概很久了。

问题20:最令你烦恼的事情是什么?(莉雅)
多方面的压力

问题21:猫和耗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为啥- -|||(LTM)
同居关系,因为它们都是出题人养的。

问题22:你的初吻是什么时候?如果现在还没有,你希望是什么时候呢?(Shyujikou)
17岁,这个很多人都知道了好像。

问题23:你认为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demetrio)
风云变幻,喜怒无常...

问题24:除了父母,哪三个人对你的影响最大?(sindy)
这个....好像没有

问题25:如果说人一天吃三顿饭是合理的饮食习惯的话,那这三顿饭应该是早中晚还是中晚夜宵还是其它的形式呢?(morgan)
早中晚

问题26:十年之后你会在哪里?(Anson)
不知道

问题27:如果你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实现三个愿望,但这三个愿望的实效分别是一生,一年,一天,你会怎么许?(IKEA)
不用为了物质奔波劳碌的一生;
中国国家主席的一年;
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一天。

问题28(一):请写出三个你的怪癖。(glacier)
偷窥....hmm....没了

问题28(二):如果有两种生活,一个是物质上的极度丰富,但是没有任何的娱乐和精神生活,另外一个是物质上的匮乏,但是周围随手可及的都是电影,绘画,雕塑,书籍,音乐……你会选择哪个?(Leon)
后者吧,前者和圈里的猪差不多,虽然我也想要不用为物质奔波劳碌,但并非以舍弃全部精神生活作为代价的。

问题29:喜欢哪种类型的异性(元2)?
很多类型,除了没感觉的。

问题30:最喜欢的城市,原因?(晟)
没有。

问题31:你心中占分量的朋友有多少个? (璨璨)
若干。

问题32:你觉得,距离会阻碍爱情么?(pippo)
会,不过具体情况也是要具体分析的。

问题33:请问,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在哪里?(binbin)
和我无关。

问题34:目前为止所做过的梦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个?[欧拉]
不记得了

问题35:说说你遇到过的最尴尬或者是最倒霉的一件事情?(酒酒)
拿到高中毕业证的当天就把它连同会考成绩,毕业照片,高考准考证和书包一起被洪水冲走了。

问题36:你是怎样计划/想象你的老年生活的?(小二)
坐在摇椅上打游戏。

问题37:觉得自己能区分开要做的事情和想要的事情吗?认为区分这两个事情重要吗?[Lili]
能,重要。
crosshand

做梦做梦

这个学期赛程过半,我已是疲惫不堪,不过慢慢也已经习惯了。

说复杂点就好像是当第一次被人强奸的时候会声嘶力竭地呼喊拼命努力的挣扎有舌头的咬舌头没舌头的跳楼即使过程结束依旧会尽力用淋浴喷头洗刷自己被玷污的身体或者用力咬着被窝或是衣襟无神的两眼怔怔地往着前方仿佛在说“为什么是我”而第二次第三次乃至到了第N次就不再会有第一次那么的痛苦甚至到了沦为妓女和慰安妇的时候就只会模式化地脱光衣服往床上一躺一边用被蒙面一边说道“随你爱咋咋D”。

说简单一点就是,麻木了。

原本以为不写LJ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但是貌似效率并没有想象的高,甚至低下得让我觉得写LJ来发泄是很有一些必要的。

人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的思绪,有意识的没意识的,昨天想的,上星期上月去年甚至几年前想的都会逃进梦里。 而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梦见什么人了。 想的;不想的;以为想的;以为不想的;真的想的;不是真的想的;真的不想的;愿意想却又想不起来的;想得起来却又觉得还不如想不起来的。 都没有。

於是我很好奇在夜深人静磨牙打呼的时候,我都在想什么人。 用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否已经被人遗忘了所以没有人愿意趁我睡觉的时候来看我还是怎D。 活着的;曾经活着的;活在人群里的;活在记忆中的。 也没有。

梦见的都是别人,不是自己,而是一些和自己生活完全不着边的东西。

比如一些恐怖片推理片的情节:一个貌似熟悉的人其实是外星人? 或者不是人? 或者根本不是活的?

又好比一些言情片: 比如一对男女面对面蹲在海边砂石上,男人抚摸着女人长发下消瘦的脸孔,未曾说话,眼泪便掉了下来。

又或者是一些荒诞片: 比如中彩票继承了遗产或者甚至是天上开始下美金了。。。

有些人睡着的时候在做梦,有些人醒了的时候就在做梦。

不过现在都不管白日做梦叫做梦了,都管叫YY了。